有趣的文言
来源:人民教育出版社 发布者:人教国际汉语资源 时间:2013-11-19
山西省运城学院稷山师范分院中文系 王逸群

对文言知识的理解,多数学生往往觉得有困难。但是,如果能恰当地结合个人学习、生活中的某些经验,那么,文言知识的学习也很有趣。举例如下:

借彩笔还不还?——通假字与假借字

在幼儿园,老师要小朋友用彩笔画画。如果一位小朋友因为别的原因没有彩笔,他当然要借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彩笔,所以向别人借过来之后,就不用还了,这种情况类似假借字。而另一位小朋友,明明有自己的彩笔,因为舍不得或忘记了等原因,也向别人借用。因为他本来就有彩笔,所以用完之后,理所当然要还,这种情况类似通假字。

通假,是指古书中本有其字而不用,却临时借用音同音近字来替代的用字现象。这个本该用的字叫本字或正字,而用来代替本字的字就叫借字或通假字。其表达格式是“某通某”,特点是“本有其字,临时借用”。如,《愚公移山》:“甚矣,汝之不惠。”这句话中“惠通慧”,即“惠”是通假字,理解时应还原为其本字“慧”,(“聪明”的意思。)

假借,是指口语里有这个词,但书面上没有这个字,于是依照这个词的读音,找一个同音的字来表示它的意思。这个同音的字被假借过来之后,用其本意的时候反而极少,以致后人往往不知道它的本意是什么。假借字的特点是“本无其字,永久借用”。如“莫”,本来的意思是傍晚,即“暮”。被假借后成为否定代词,与原意毫无联系。

你哪里配姓赵?——通假字与别字

鲁迅小说《阿Q正传》第一章序里有这样一段描写:有一回,他似乎是姓赵……阿Q不开口,想往后退,赵太爷跳过去,给了他一个嘴巴:“你怎么会姓赵!——你那里配姓赵!”哎,可怜的阿Q,人微言轻,即使真的姓赵也不行,只有有身份地位的赵太爷才可以取此姓,真是不公平。每次讲到通假字与别字,我总想到这个小说情节。

严格地说,通假字也是别字。我们一般人如果写了别字,那就是别字,会受到老师的批评。但是古代那些大文人写了别字,却被看作是通假字。还是阿Q的话:“和尚动得,我动不得!”

那么, 二者有何区别?通假字具有社会约定俗成性和历史沿用性,写通假字的古人,一般文化水平都很高。而别字具有任意性、临时性,往往出于文化水平不高者之手,如有人把“豆腐”写作“豆付”等。

几世单传与多子女家庭——词义引申的方式

在民间,几世单传与多子女是一个家族人丁兴旺与否的标志。其中,后人与祖辈关系的远近多少,用来理解词义引申方式倒是很恰当的。

词义引申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由本义引申出直接引申义,直接引申义再引申出新的引申义(间接引申义),这种方式叫链条式引申,类似几世单传的情况。如,“习”的义项:①鸟学习飞翔时不停地拍打翅膀→②反复练习→③学习→④了解熟悉→⑤习惯。另一种是若干引申义都是从本义直接引申出来的,叫辐射式引申,类似多子女家庭的情况。如,“阳”的义项:      

                  ②山南水北

                      ↑

③温暖←①阳光→④明亮

不过,词义的引申往往是复杂的,有时链条式引申和辐射式引申交错出现,如果还用人丁兴旺与否来比喻,那就是某个家族史上有过单传也曾有过多子女的情况。

戴假发——同义复词与偏义复词;同义连用与连及

假发根本不具备真头发的生理功能,戴在头上似乎是个累赘,但头发稀少者乐此不疲,几乎成为时尚。何也?大概出于爱美之心吧。确实如此,戴上假发不仅美观,而且显得年轻。文言文中,同义复词与偏义复词以及同义连用和连及修辞方式的道理与此相似。

我们知道,古代汉语的词汇以单音节词为主(即一个字就是一个词),同时也存在相当数量的复音词(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音节构成)。这些复音词除单纯复音词外,还有合成复音词。合成复音词主要有两类,即同义复词和偏义复词,前者是由两个同义语素构成,它的意义与两个语素的意义相同或相近,阅读时,理解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不必全解释。如“火伴皆惊忙(《木兰诗》)”的“惊忙”是同义复词,解释“惊”或“忙”均可。后者是由两个意义相反或相关的语素构成,它的意义只与其中的一个语素义有关,阅读时,根据上下文的意思,理解其中一个语素的意义,也就是说,意思有所偏。如“昼夜勤作息(《孔雀东南飞》)”的“作息”是偏义复词,意义偏在“作”。文言修辞格中的同义连用和连及可比照这两种复音词理解。

写作语言力求简洁,从表面看,同义复词与偏义复词、同义连用与连及似乎是叠床架屋,多用了一些不必要的词,但从节奏韵律、语句形式美的要求看,则虚位以待,合乎情理。由此可见,在语言表达方面,词语“罗嗦”有时也是必要的。

孔乙己的学问——异体字

鲁迅笔下的孔乙己被当作迂腐的代表,常常用“文化”和“学识”装点自己,唤起别人对他的尊重。因此,在咸亨酒店就有了“回字有四种写法”的笑谈。

孔乙己所谓的回字有四种写法,其实主要是异体字的写法。异体字是指音同、义同、形不同的两个或几个字,它们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互相替代。由于汉字的使用地域十分广大,使用人口极其众多,汉字的创造并非一人之功,因此,记录同一个词的汉字,就可能产生多种写法,如鲜(鱻)、膻(羴)、奔(犇)等等。据统计,“国”字可能是汉字中写法最多的一个字,有四十一种之多。

异体字可以说是把简单问题复杂化,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使用者个人的自娱自乐或是出于标新立异,算不得多深的学问。它的存在,徒然增加学习者的负担,因此,成为汉字规范化的对象。我们平时不应再写异体字,但是,文言文中异体字的存在是客观事实。为了扫清阅读障碍,还应了解异体字的有关知识并认识一些常用异体字。

换衣服——古今字

假设有位女生着装款式新颖,别具一格(类似于某字的本义),同教室里那些穿统一校服的同学相比,显得与众不同。可是,别的女生纷纷仿效,也穿上了这一款式的衣服(类似于某字的假借义或引申义)。在这种情况下,通过衣服把她从别的女生中一下辨认出来,就有一定的难度。解决问题的办法有两种:一是该女生的着装不变,其他同学换衣服。二是该女生换衣服,其他同学继续穿仿效的新款服装。这个假设可以帮助理解古今字。

古今字也称区别字,是指表示同一意义的某个词,在不同的时代,用不同的字形来记录;其中产生在前的叫古字,在后的叫今字。古今字的表达格式是:“某”是“某”的古字或“某”后来写作“某”。

古今字的形成有三种情况:第一,表示假借义的某字字形不变,而改变表示本义的某字字形。如“莫”,本义是傍晚,后又被假借作虚词“莫”。为了把表示本义的“莫”(古字)和表示假借义的“莫”区别开,就把前者写作“暮”(今字)。第二,表示本义的某字字形不变,而改变表示假借义的某字字形。如“辟”,本义是法,后被假借,表示“避开”“偏僻”等义。为了把表示本义的“辟”和表示假借义的“辟”(古字)区别开,就把后者写作“避”或“僻”(今字)。第三,表示本义的某字字形不变,而改变表示引申义的某字字形。如“取”,本义是割取左耳,后又产生“婚娶”等引申义。为了把表示本义的“取”和表示引申义婚娶的“取”(古字)区别开,就把后者写作“娶”(今字)。

配错鸳鸯拉错郎——错位

配错鸳鸯拉错郎,是生活中常出现的笑话,在文言文中,却成为错位修辞格。

人们通常说,酒味醇香,泉水清冽,而《醉翁亭记》表述为:泉香而酒冽;依生活逻辑,鸟儿啄食谷物颗粒,而杜甫《秋兴八首》表述为“香稻啄余鹦鹉粒”。类似的情况,如果出自常人笔下,肯定被认为是成分搭配不当或有悖于逻辑。但是,在欧阳修这些名家的诗文里,则被认为是一种特殊的修辞格:错位。错位顾名思义就是句子成分放错了位置。错位的运用,最初是为了合于平仄、对仗、押韵的需要,不得已而为之,到后来有些文人故意“犯错”,追求用语之新奇,提高表达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错位,理解时应还原其“本来面目”。如“香稻啄余鹦鹉粒”应为“鹦鹉啄余香稻粒”。若直接按照字面去解释,那可就真的错了。

不妨把文言当外语 

如果你喜欢外语,那么就不应该冷落文言。因为对一个学、用现代汉语的人而言,文言也可算作一门外语,二者有许多相似之处。学好外语,可以了解异域风情,更好地同外国人交流沟通;学好文言,可以更好地了解继承老祖先卓越的思想。学外语需要大声诵读,甚至“疯狂”,从而获得语感;学文言更离不开抑扬顿挫的诵读,也是为了培养语感,体会汉语言的纯美。学外语,短文写作是必要的;学文言,尝试文言写作也大有益处。学外语,要了解相关国家的历史地理等概况;学文言,要懂得基本的古代文化常识等等。二者的不同之处在于,外语是地域上的外语,文言是时间上的外语。“哑巴”外语不可取,“哑巴”文言则有其合理性。外语有可资利用的语言环境或者直接交流的对象即外国人,而使用文言的古人早已离开我们,这大概就是文言难学的一个重要原因。尽管如此,假如你“有志于古道”,在枯燥艰难的文言学习过程中,一定会从思想上、语言上得到远远超出上述所谓有趣的收获。因为学好文言,等于掌握了一把打开中华几千年文明宝库的钥匙。

 

参考书目:

《汉语》下编 马景伦主编 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3月第1版

《古代汉语》上册 易国杰 姜宝琦主编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年7月第1版

《立体化古代汉语教程》 洪波主编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4月第1版

更多
版权所有:人民教育出版社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7号院1号楼 邮编:100081
网站建设·维护北京传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