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汉语拼音的故事
来源:人民教育出版社 发布者:人教国际汉语资源 时间:2013-11-19
宁夏同心县河西中心完小 黑 平
   

小时候在农村长大,没有上过学前班,一下子就成了“半年级”学生(在我的家乡,把刚上学的孩子叫半年级学生),给我们上课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教师。第一天学了三个字母“a、 o、 e”,放学的时候老师说:“家庭作业,把今天学过的字母每个写20遍!”也就从这天起,我开始了与汉语拼音的亲密接触。

 

故事一:你写一个 “x” (希)

 

从进校门的第一天起,由“a、 o 、e ”到“z、 c、 s”, 我开始了汉语拼音的学习。在老师的谆谆教导下,我与伙伴们不断地在学校的操场上划划写写,将这些字母背得滚瓜烂熟。学习之初,老师都会把前一天学过的字母进行听写、检查。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表现很好。当学完“ z、 c、 s ”的时候,老师开始从头检查所有学过的字母,一个一个地抽查,叫到我的时候,老师说:“你写一个 ‘x’ (希)!”我糊涂了,不知道哪个字母是“x”,站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办,憋得满脸是汗。那天放学回家后,我蹲在自家院子里把所学过的字母从头写到尾,从尾写到头,反反复复默写了几遍。但再次面对老师,我还是不能一下子写出随意抽查的字母。随着年龄与年级的逐步增长,我终于分清了每一个字母。可小时候学拼音时,发生的事情却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在师范学过心理学和教育学后我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笨”!原来,小学生正处在从具体形象思维向抽象逻辑思维过渡的阶段,低年级学生对抽象的语音一般很难牢记,对语音与所代表的符号之间的联系容易出现混淆的情况。我当时的事情,也是发生在每个小学生身上的普遍现象。

 

故事二:这个字标几声?轻声

 

小学毕业,我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并被保送到县里的重点中学就读,从此我成了小山村里的“大学生”,带着这份骄傲的情绪,我开始了自己的初中生涯。这时,汉语拼音也不再是学习的重点内容。但世事难料,随后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对汉语拼音有了新的认识,也深深地明白自己并没有把汉语拼音学好。

 

一次上晚自习,在更正老师批阅过的练习册时,一道题让我感到为难,说得严重些就是让我有些不知所措——那道题是给标点的字注音。其中有这样一个字:动弹,我在上面标的是“tán”,可老师在我的注音上却打了个大大的红叉。看看旁边同学的练习册,他的上面什么调也没有标竟然是对的,我有些茫然。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明白!

 

“这个字标几声?”我问同桌。

 

“轻声。”

 

“轻声?”我琢磨了半天后,再次打扰同桌:“这个字标几声?”

 

“轻声,不是告诉你了吗?!”同桌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轻声怎么标调呀?”

 

“标什么标,轻声标什么调?!”同桌有些不耐烦地说。

 

我只知道汉字有一声、二声,三声、四声,竟然不知道轻声。翻开《现代汉语词典》,上面清楚地写着:声调符号标在音节的主要母音上,轻声不标。

 

例如:妈mā    麻má    马mǎ     骂mà    吗ma

    (阴平) (阳平) (上声) (去声) (轻声)

 

轻声像一个陌生的东西突然闯入我的视野,原来,在汉语发音中,某一个声调的字若跟在其他字的后面,失去了原来的声调而读成一处既轻又短的调子,语音就发生了变化,使得语义变得丰富多彩。从那天开始,标不出来的“轻声”,让我认识到自己在学习汉语拼音方面存在的问题。

 

故事三:看似简简单单,实则丰富多彩

 

步入师范校园,第一节语基课让我大开眼界。老师将带来的拼音本发到每个同学们手中。当时,拿小学一年级学生才用的拼音本换来的是同学间的窃窃私语,还有偶尔的笑声。

 

“上课!”老师标准的普通话过后,是同学们的寂静。

 

“同学们,你们一定很不以为然,认为自己都已经经过了那么多年的学习,还用得着再写拼音吗?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你们今后要为人师表,就要从点点滴滴做起,汉语拼音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古老的汉字也没有看似的那么单调,中华民族的汉语知识是源远流长的,要靠你们去传承,要靠你们给一代又一代新生的孩子去讲解,同学们,你们责任重大啊!”

 

老师动情的开场白,让我们倍受感动,那声音久久回荡在我的耳畔!接下来,就在同学们重新拿起铅笔,在拼音本上写下“a、 o 、e ”时,老师竟然说我们中间绝大多数人的写法是错误的,看似熟悉的“a”根本不是一笔写成。十几年的书白念了?!这时刘欢的歌在心头响起:从头再来!

 

故事四:汉语拼音的历史

 

师范毕业后,身为人师的我感受着传承文化带来的愉悦。因为我将以往农村孩子烦燥的重复背写变成了与具体生动形象相联系的形象化教学,变成了拥有标准化读音的普通话教学,孩子们很少发生像我小时候记不住拼音字母的事儿,我为此感到自豪,也深深地感受到肩上的责任。几年后,发生了一件事儿,让我意识到自己的教学缺少点东西,那就是优秀的传统文化不能摒弃,要传承。

 

爷爷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老阿訇,他的案头总摆着许多线装的宗教典籍。有一次,爷爷拿着一本线装的经书,让我在他不认识的字上标注音标。翻开书,我感到惊讶。这是一本繁体印刷的经书,在经文中已经有一些奇形怪状的标注“ㄅㄎㄊ……”,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办,但我还是将爷爷指的其中的一个字标上了读音,可是爷爷并不认同,说你能不能标成以前的拼音?“以前的拼音?”我茫然了,糊涂了。

 

最后,我终于知道了经书中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ㄅㄎㄊ……”原来是爷爷的“汉语拼音”,这也激发了我对汉语拼音极大的好奇心,通过查阅资料、上网浏览,我搞清楚了汉语拼音的发展历史,深切地感受到,自己教学中更应该让孩子们知道中华民族的文化历史是多么的源远流长。

更多
版权所有:人民教育出版社   京ICP备11022010号-2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7号院1号楼 邮编:100081
网站建设·维护北京传诚信